中药材:药农喊着“不挣钱” 患者却说“吃不起”!

发布日期:2018-07-11 09:25 字号:

一、产地源头种植成本增加,疾病患者无奈成为“接盘侠”


“方子还是这个方子,中药还是这几副中药,去年到药房360元能抓,今年竟要580元……”说起中药涨价,邻居吴大妈一脸无奈。

其实,这种“无奈”不是吴大妈一个人的境遇,很多人现在都有这种疑问,包括今年春天两会召开期间,几位人大代表甚至以此作为议题,把中药材正常涨价归罪于市场炒作囤积的“恶果”,并拿90年代的中药材价位,与现在的市场行情作以对比。
中药材:药农喊着“不挣钱”

那么,是什么原因导致许多中药材或中药饮片价位愈来愈高,竟让疾病患者快要“吃不起”了呢?深究其里,原因各方面。就此话题,我们不妨先从产地种植源头说起:

前几年,从药农方面来讲,中药材种植成本不高,其原药材出售价格上自然也就很低,近些年来随着产地种植源头各项成本开支大幅增加,中药材价格“水涨船高”已然无可回避,很多人却希望中药材或中药价位能尽快“降下来”,这想法自然很不现实!

例如,有些人总是“一厢情愿”地去拿90年代的中药价格跟现在市场行情做以对比,但是,他却不去参考,90年代的房价是个什么房价?现在的房价又是什么房价?

纵使中药材初始方面属于农副产品,我们不去与房价对比,只将农民种植成本的一面作为对比分析吧:前几年的化肥尿素60元一袋,现在涨到180元一袋,前几年的一亩地机耕与收割合在一起总共才50元,现在是200元,前几年的农民泥瓦工在乡下给人“建房”以天计算,年轻人只要40元,现在60岁的老太太你不给80元以上她都不干。

就拿山东金银花来说吧,几年前60元公斤药农乐意种植,最近两年价格都到每公斤140-160元了,药农却种不起了,最近这个药材品种出现报复性涨价,目前达到220-260元公斤……

为什么?因为雇一个农民工一天采摘折干三公斤左右,费工费时不说,采摘稍慢一天都不行,尤其遇着雨季无法采摘,花蕾一旦全部开放“这眼见到手的希望就算废了。

另外,正如前面所述由于种植、管理、采收、加工等诸多附加成本愈来愈大,看着卖价确实不低,到手的“赚头”其实寥寥无几,现在谁还愿意种植这个呢?……
由此,要想促使药农产生继续种植的积极性,在市场经济为导向的今天,中药材也只有“涨价”一条路了。但是,价位的逐步走高传导到消费终端,收入本就不高的疾病患者家庭压力骤增,自然就会感觉“吃不起”。

二、企业生产成本相应提高,为此最终买单者仍是疾病患者!

除了以上所说的种植成本不断增加,中药材下游中药厂尤其是中药饮片生产方面,近年相应成本也在逐渐不断加大,成为产品价格上涨的一大因素!

随着近几年来国家相关部门对该行业整个产业链各个环节的监管、查处力度愈来愈大,相关中药生产企业自然不敢马虎。从厂容厂貌储备库房,到炮制车间生产设备、再到包材、化验室、产品质量都在加以更新或优化,而由此所带来的成绩或成果,最终还是要靠庞大资金支持才能完成!——钱花出去了,企业也是要盈利的,自然得想法挣回来,从哪挣?只有产品加价,从老百姓、从疾病患者手里挣!
中药材:药农喊着“不挣钱”

先不说检测仪器繁杂昂贵,仅就各个中药材品种原材料的初期各项检测成本,像陈皮、重楼、大黄、生地、川乌、甘草等检测费用,由于对照品价格不菲,检测一次少则几百,多则上千元不止。而且一次检测质量没有合格,还要紧接着继续购进药材继续检测,如此成本反复累加,最终必将在成品上体现出来,让疾病患者成为无可选择的买单者

三、一些符合药典原药材僧多粥少,致使许多品种价位水涨船高

在当前多个中药材产区、市场上,同属一个药材品种,由于符合药典与不符合药典的区分,价格差距惊人,行业现在有句话叫“看似遍地是药,其实无药可用”——说的就是这个现象。

例如前胡这个药材品种,都是浙江产地的货,含量不“包交”的前胡原药材要价多在65元公斤左右,含量“包交”符合药典的前胡要价多在120-150元公斤左右。形成了一种“天价”与“地价”之分。——而在2016年初,这个品种市场统价均是26元公斤左右!

同样是可以“保证不假、含量也够”的吴茱萸,因产地、性状或规格不同,便宜的湖北货要价260元公斤左右;价格贵的,全项检测符合药典成分含量的江西优质货竟然高达580元公斤。——而在前年初,也就是2016年始,这个品种最好的质量也才几十元公斤。受药典标准限制推动,其每年升值空间竟然达到百分之二百!

同样是知母,性状成色无二,绝对保证是真货不假,但是,因为成分含量高低有差别,河北产的要价40元公斤上下,安徽产地的却只要价20元左右。——而在2016年初,这两个产地的知母价格就不超过13元公斤。

同样是药典允许使用的淫羊藿,四川或东北产地的30元公斤左右,而甘肃陇南产地的因为成分含量高点,却能卖到60元公斤以上。——这个品种价格虽然没有出现短期暴涨,但由于与药典成分含量要求相符,年年都在“攀登新台阶”。

同样是蔓荆子,云南产地的25元公斤,江西产地的近200元公斤,差距高达7倍以上,无须解释,这个在2015年之前价格仅值10元公斤左右,突然在2016年之初其价值之所以如日中天极速拉升,自然是符不符合药典的原因为最大推手!

而在以往几年,类似以上许多的中药材品种,只要不假,是真货,在市场上价格基本都是不相上下的。但随着近年来国家药典标准要求:成分含量、浸出物、性状、灰分、重金属、农残、黄曲霉毒素、液相图谱DNA等等各项检测项目的愈加“苛刻”,以及监管部门的严管重罚,很少有哪家企业敢为了一点蝇头小利,去触因为性状、成分不符,导致“查扣罚没”的霉头。
中药材:药农喊着“不挣钱”

于此,大家不约而同优中选优,一切向药典标准看齐,对那些虽然外观性状无二,但成分含量确实与药典要求有所差距的众多中药材视而不见,一致涌向符合药典标准的那些本就僧多粥少的部分药材。于此,也便造成了一种说怪不怪的行业现象,同一个药材品种,价格高的竟然高到“天价”;价格低的竟然低到跌破“地板”,但是高价格的一高再高依然有企业在争相购买,低价格的一低再低却仍无人敢用!

就社会受众来讲,质量精益求精,这种情况当然是一种好的现象,但唯一“压力山大的”,就是所有的高价药材买进后炮制出成品,企业绝不会赔钱去卖,而最终,将由消费者,那些本就雪上加霜的患者家庭承受“吃不起”的“头疼” !……

于此,像本文开头所讲“吴大妈的叹息与无奈”境遇,就当前现实而言,随着一些野生药材品种,资源逐步枯竭尚没有转化为家种;而一些家种药材许多品种,在其质量与价位必然形成正比的“相互呼应”下,中药成为很多患者倍感“吃不起”的情况——在一定时期内,或将持续无解!……

相关内容

咨询色谱专家

 

欧系液相色谱工业标准的制定者

地址:河南·郑州市航海西路升龙国际二七中心7号楼A座21层

邮箱:info@aupos.cn 

电话:400-1158-566